□王玉寶
  早前,聽說中國大媽在紐約跳廣場舞遭到當地居民的報警,那時感覺:“哎呀,中國大媽可以作為對外輸出的一項利器了。”但後來事實證明,大媽們的舞步,影響的不僅僅是“脆弱”的老外。這不,在國內的武漢,一群大媽因為跳廣場舞,音響開得特別響,竟遭到小區居民潑糞的“禮遇”。
  大媽深感委屈,“我們不就跳個舞麽,礙著誰了? ”
  這事兒說到底,還是一個老話題,就是公共場域的文明禮儀問題。不少情境中,大媽們似乎對此毫無知覺。漫步小區公共活動場地,有跳健身舞的,也有跳迪斯科或拉丁舞之類的,各自“混戰”。之所以說“混戰”,是因為各自的音樂實在太響了,似乎成了搶地盤的“武器”。如此高分貝,不要說影響周邊居民,就是彼此之間又何嘗不影響?
  大媽健身舞受到一些人的抵制,本身就是中國複雜現實圖景中的縮影,頗具象徵意涵。你看,一方面,中國經濟高歌猛進,人們特別是城市居民的物質財富急劇膨脹,人們選擇高樓、汽車、旅游、健身等等。包括廣場舞,也是大媽們靠近現代文明的選擇之一。另一方面,中國人精神領域還處於與現代物質文明不夠匹配的境地,突出地表現在公共領域對個人自由和他人權益的權衡把握上。具體到廣場舞,在高亢的音樂聲里,大媽們只選擇了健身這一種文明,卻尚未意識到對他人權益尊重這一更高的文明。
  很多現實窘境反映出,在公共領域里,一些人對他人權利的漠視近乎達到“沙漠化”的境地。這在地鐵大小便這種極端現象中得到映射,更在公交車上吃早餐、路口闖紅燈、辦事插隊、公共場所吸煙等日常化舉止中得到印證。而且,一些基本的、公認的現代公共文明法則,在一些人中還處於討論或爭論的階段,這不能不說是件令人困惑的事情。實際上,正是在這日復一日、角角落落的公共意識的缺失中,導致了大媽們對噪音擾民的習以為常。
  當然,潑糞畢竟不對。但這也說明,起碼這個小區在協調公共生活領域秩序方面缺乏有效的公共平臺。這種缺失,在我們的諸多公共領域恐怕都不是少數現象,值得改進。
  (原文刊於10月30日 《浙江日報》,有刪節。原題為《如何走出公共意識的沙漠》)
  (原標題:走出公共意識的沙漠)
創作者介紹

傢俱訂做

iy39iyqhw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